• <b id="zn5xn"><form id="zn5xn"></form></b>
    <rt id="zn5xn"><optgroup id="zn5xn"></optgroup></rt>

  • <tt id="zn5xn"><form id="zn5xn"><delect id="zn5xn"></delect></form></tt>
  • <tt id="zn5xn"><noscript id="zn5xn"></noscript></tt>

    <cite id="zn5xn"></cite>

      <b id="zn5xn"><form id="zn5xn"><label id="zn5xn"></label></form></b>

        <strong id="zn5xn"><span id="zn5xn"></span></strong>
      1. <tt id="zn5xn"><span id="zn5xn"><samp id="zn5xn"></samp></span></tt><tt id="zn5xn"></tt>

          <cite id="zn5xn"></cite>

          <rt id="zn5xn"><optgroup id="zn5xn"><p id="zn5xn"></p></optgroup></rt>
            <rp id="zn5xn"><menuitem id="zn5xn"><p id="zn5xn"></p></menuitem></rp>
            <rp id="zn5xn"></rp>

            <cite id="zn5xn"></cite><cite id="zn5xn"><noscript id="zn5xn"></noscript></cite>
            <cite id="zn5xn"><li id="zn5xn"></li></cite>
          1. <cite id="zn5xn"><span id="zn5xn"></span></cite>

            新聞 產經 產業 財經 智庫 訪談 專題 數據 法規 文化 品牌
            網站首頁-> 智庫頻道-> 智庫要聞->

            新時代家庭教育智庫的使命與角色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發布時間:2022-04-25 13:24 搜集整理:中國產業網

               進入新時代,國家通過立法與重大政策調控家庭教育活動,家庭教育地位獲得顯著提升。2022年1月1日,《家庭教育促進法》正式實施,家庭教育進入“依法帶娃”時代。上述新發展也賦予了家庭教育智庫新的時代使命,即充分發揮國家、社會與家庭間的紐帶作用,扮演好科學育兒知識的生產者、家庭教育標準規范的研制者和家庭教育實踐的指導者等新角色。

             

              家庭教育智庫的時代使命

              經過多年的建設發展,國家在家庭教育領域已形成了一批特色新型智庫,包括教育行政部門、民政部門和婦女聯合會所屬的官方與半官方智庫,高校和科研院所下設的家庭教育研究機構以及家庭教育相關的社會專業團體,如中國教育發展戰略學會于2020年12月成立的家校協同專業委員會。國家通過立法和重大政策適度介入家庭教育活動,有助于引導家長樹立科學育兒觀,規范家庭教育行為,其目的并不是用行政手段管制或約束家庭內部活動,而是通過專業引領對家長進行贈權賦能。家庭場域的私域屬性和家庭事務的情境性決定了家庭教育的開展應遵循科學理性,因而在家庭教育政策法規的制定和實施中,專業團體及人員的專業引領作用格外重要。作為凝聚了專家智慧和各方訴求的專業機構,家庭教育智庫能夠在其中扮演關鍵角色。

              凝聚著專家智慧與群體訴求的智庫適合充當國家、社會與家庭間的紐帶,在家庭教育的“知識生產—標準研制—實踐指導”全過程中,無論是在“上游”的科學育兒知識生產還是“中游”的家庭教育標準研制,以及“下游”的家庭教育實踐指導中都能發揮積極作用,構筑起一條完備的智庫服務鏈。

              做科學育兒知識的生產者

              家庭教育的政策制定與實踐模式應當以育兒科學作為重要依據。育兒科學能夠帶來社會效益,而家庭教育智庫正是相關領域知識進展的有力推動者。

              一是不斷通過跨學科研究推動育兒科學的知識革新。智庫應整合教育科學、心理與認知科學、健康科學等多學科視角,面向家庭教育實踐開展科學研究,為決策制定和實踐指導提供實證基礎。例如,從教育科學的視角研究如何在家庭環境中平衡各科學習、才藝培養與體育鍛煉,促進兒童全面發展;從心理與認知科學的視角研究兒童的身心發展規律及關鍵期,以及在不同地域和文化環境中的差異;從健康科學的視角研究兒童體質鍛煉、心理健康與認知發展間的關系。

              二是推動育兒科學交叉學科的建設。學科建設是相關知識領域學術積累和人才培養的重要保障,我國的家庭教育智庫多依托高校和科研院所建設,具有學科建設方面的先天優勢。當前應抓住國家增設交叉學科門類的窗口期,立足于教育學一級學科并通過與心理學的交叉實現學科發展,在更大范圍內實現與認知科學、健康科學、營養與食品科學等學科的交叉發展,從而更好地保障科學育兒知識的不斷革新。

              三是推動科學育兒知識與本土文化情境的有機結合。在國際/國內的維度上,應大力引介國際前沿的科學知識及政策實踐,并結合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挖掘有益知識經驗。例如,家庭教育智庫可結合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的七巧板等巧思設計,對蒙臺梭利教學法中的教具進行本土化發展。在中央/地方的維度上,智庫在發展育兒科學的過程中應當對不同民族文化、地理環境等情境性因素保持高度敏銳。例如,對于游牧民族的兒童,其生活及活動安排應突出戶外運動的比重,并強化活動設計的安全性。

              做家庭教育標準規范的研制者

              作為專業機構,家庭教育智庫應深度參與家庭教育的“建章立制”過程,服務于相關政策法規的制定與指導性標準和從業資質的研制。

              一是服務于國家和地方家庭教育政策法規的制定。當前各地方及相關部門正在積極研制家庭教育相關法規和規章并制定配套政策,在這一過程中,家庭教育智庫應整合專家智慧和群體訴求,提升決策的科學性和民主性。確立“家—校—社”協同育人的大格局,推動家庭教育政策法規與現有學校教育和社會教育制度的有效銜接。

              二是參與研制家庭教育指導性標準,包括標準綱要、指導讀本及案例庫等。《家庭教育促進法》的實施實現了家庭教育的有法可依,確立了家庭教育的五大領域,即道德品質、身體素質、生活技能、文化修養和行為習慣。法律精神的有效落地有賴于科學化的指導標準,對此,智庫應充分發揮專業優勢,研制家庭教育五大領域的標準綱要,分門別類形成系列家庭教育指導讀本以及配套性案例手冊,形成可操作的家庭教育指引。

              三是參與研制家庭教育指導師資質標準。家庭教育事業的發展離不開一支專業化的家庭教育指導師隊伍,而人才隊伍建設的首要任務是制定相關資質標準。在這方面,家庭教育智庫能夠發揮的作用在于進行現狀診斷和需求分析,掌握目前家庭教育指導師隊伍專業化的問題及瓶頸,結合家庭教育事業的發展需求輔助決策部門確立相關的人才規格和質量標準。

              做家庭教育實踐的指導者

              家庭教育是涉及千家萬戶的事業,家庭教育的發展有賴于廣大家長接受科學育兒觀念并掌握科學方法。在家庭教育實踐中,智庫角色不應止步于產出育兒科學知識,還應實際參與科學觀念推廣和育兒知識的傳播,深入家庭教育一線指導。

              一是組織家庭教育指導師培訓。我國已形成了覆蓋城鄉的家庭教育指導服務體系,設置了包括家庭教育指導服務中心、家庭教育指導站、社區家長學院、家長學校、父母學校等一系列基層指導機構,并形成了一支從事家庭教育指導工作的專職、兼職隊伍。隨著家庭教育指導師資質標準的完善,家庭教育智庫可充分調動所在高校、科研院所或學術團體的組織與專家資源,面向職前和在職人員開展相關培訓,提升家庭教育指導師隊伍的專業化水平。

              二是依托多種渠道開展家長教育。好的家長不是天生的,而是不斷學習、積累與反思的結果,在“依法帶娃”時代,家長教育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凸顯。家庭教育智庫可依托家長學校、家庭教育指導站等服務渠道,借助互聯網、云課堂、自媒體等傳播手段,面向社會大眾提供公益普惠性家長教育資源。

              三是開展面向學校教師的培訓。盡管家庭教育活動的主體是家長,但家庭教育本身與學校教育密不可分,好的家庭教育源于家長、教師和社會的共同努力。因此,教師群體應成為智庫開展家庭教育指導工作的重要對象。在這方面,培訓工作的重點應放在家校合作上,促進學校教學和家庭教育的有效銜接,保證兒童在校內與校外均能獲得適宜的發展資源。

              (作者系華南師范大學基礎教育治理與創新研究中心研究部主任)

            更多

            擴展閱讀

            我來說兩句()
              用戶名:
              [Ctrl+Enter]
            爭先創優活動
            拉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