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 id="zn5xn"><form id="zn5xn"></form></b>
    <rt id="zn5xn"><optgroup id="zn5xn"></optgroup></rt>

  • <tt id="zn5xn"><form id="zn5xn"><delect id="zn5xn"></delect></form></tt>
  • <tt id="zn5xn"><noscript id="zn5xn"></noscript></tt>

    <cite id="zn5xn"></cite>

      <b id="zn5xn"><form id="zn5xn"><label id="zn5xn"></label></form></b>

        <strong id="zn5xn"><span id="zn5xn"></span></strong>
      1. <tt id="zn5xn"><span id="zn5xn"><samp id="zn5xn"></samp></span></tt><tt id="zn5xn"></tt>

          <cite id="zn5xn"></cite>

          <rt id="zn5xn"><optgroup id="zn5xn"><p id="zn5xn"></p></optgroup></rt>
            <rp id="zn5xn"><menuitem id="zn5xn"><p id="zn5xn"></p></menuitem></rp>
            <rp id="zn5xn"></rp>

            <cite id="zn5xn"></cite><cite id="zn5xn"><noscript id="zn5xn"></noscript></cite>
            <cite id="zn5xn"><li id="zn5xn"></li></cite>
          1. <cite id="zn5xn"><span id="zn5xn"></span></cite>

            新聞 產經 產業 財經 智庫 訪談 專題 數據 法規 文化 品牌
            網站首頁-> 智庫頻道-> 人物觀點->

            翟惠生:根、脈、事、形、命 做守正創新的好記者、大記者

            來源:搜狐 發布時間:2021-04-22 13:27 搜集整理:中國產業網

               2020年12月5日上午,在2020中國科技傳播論壇暨中國科技新聞學會第十五次學術年會上,中華新聞工作者協會原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翟惠生受邀作主旨報告。他沒有講稿,更沒有PPT,而是與到會的記者們聊天,拉家常,幽默風趣,侃侃而談,會場上不時爆發出會心的笑聲。

              翟惠生說,今天的宣傳報道,特別是科技報道,一定要守正創新。我琢磨,“正”字是五筆。小學生練字兒先寫正字,練得是橫平豎直。

              正字的第一筆是橫,它是我們科技報道的“根”和“魂”。這個“根”是什么?“根”是價值觀。什么叫價值觀?簡而言之,就是你對事物的看法。假如你與另一個人能聊得來,三句話一過,大家價值觀基本相同,對事物的看法一致;聊不到一塊去,那說明對事物看法不一樣。價值觀是決定你怎么寫報道和寫什么報道以及怎么表達的一個關鍵問題,是你頭腦里邊對事物的判斷,說白了,就是政治意志的生活表達,也是自己內心深處人文倫理的生活表達。

              正字第二筆,這一豎是什么?是“脈”,脈搏的“脈”。有了“根”還得有“脈”,要知道這脈絡是怎么回事,這太重要了,尤其是科技報道。剛才張伯禮院士的講話為什么能吸引人?他是搞中醫的,無論是黃帝內經、傷寒論,還是歷朝歷代的疫病內在規律,這些中醫的脈他都知道。現在有人說中醫不成了,其實原因有二,一是真正能稱得上好中醫的大夫太少了,中醫講究辨證施治,不是在中醫學院念了4年本科,再念兩年研究生就能當一名好中醫大夫的。要個體化的望聞問切,在共性中準確找到個性特點,這是很難的事。二是因為中藥現在都是種植的了,而不是野生的了,其藥性作用能一樣嗎。所以絕不是中醫不成了,更不是中醫的思想思維不成了。實際上所有傳統的東西都面臨這個本質同樣的問題。我們科技報道的脈究竟是什么?說起來也簡單,那就是源于生活,還要還原給生活。一定要了解科學就是誕生于生活,回過頭來科學終究要為生活服務。源于生活,就是生活中遇到了困難不解的東西,提出來了,有一些人專門搞研究,提出來解決思路和辦法,再用其為生活服務。如果不能為生活服務,再好也沒有生命力。數理化是科學的基礎,它同樣是間接為生活服務的。所以說這個“脈”一定要把得住。

              正字第三筆是一小橫,那是什么?是“事”,事情的“事”。你知道了“根”和“脈”以后,要用什么說話?要用事來說話。張伯禮院士講話之所以吸引人,因為他講的全是“事”,這跟那些說概念喊口號的不一樣。他表達很自然樸實。用“事”來支撐這個“理”。所以我們提倡講故事。你看這個“故”字是一個古代的古加一個反文,好像英語語法中的“完成時”,是已經發生的又對現在還有影響的事情,這就是故事。比如在座的人大多是年輕人,說起新冠肺炎來都是親歷者。張伯禮院士講的這些故事,你可能零零碎碎的知道,作為記者也可能系統地知道。如果17年前發生的非典的“事”今天要再講,你又知道多少呢?恐怕在座的好多人都不知道其中發生過的很多事了。但如果你還能從頭到尾都講出來,那就吸引人了。這個“事”是“根”和“脈”的表達,這是聯系在一起的有機整體。所以只要是跑科技新聞的記者,就應該對這個領域的“根”和“脈”所衍生出來的“事”多聽多看多記,做到心里有數。

              正字第四筆是一小豎,這小豎是什么?是“形”,形狀的“形”。無論寫報道或者拍攝的照片、視頻,或者是錄音報道,都是“形”的呈現。形能不能抓人,就看前三個把握的怎么樣了。“形”的呈現用新聞術語來說,無外乎就是典型宣傳、熱點引導和輿論監督這三樣,跑不出去這個圈。 比如張伯禮被授予“人民英雄”稱號,我們宣傳張伯禮就叫典型宣傳。因為寫的是一個人做了些什么事,這就是典型宣傳。熱點引導是什么?是大家都很關心,而且涉及到很多人的利益的事情,這就是熱點。通過新聞報道把大家對這種事情的情緒引導到正確的軌道上來,就叫熱點引導。比如今天大會發言全都是圍繞著新冠疫情這個話題。因為這是一件涉及到每個人的大事,這就是今天的熱點,討論它并碰撞出正能量的火花,再寫成報道,就是在引導熱點。而對抗疫過程中趁機撈錢的,做虛假廣告的或者發布虛假信息的,我們通過曝光予以揭露警示世人,這就是輿論監督。但要做好典型宣傳、熱點引導和輿論監督這種新聞外形的表達,必須有“根”、“脈”和“事”來支撐這個“形”。

              正字最后這一橫筆是生命的命。只有前面四個都掌握了,你的報道才有生命力,才可持續。盡管新聞是“爭一日之輝煌的”,但如果你把握了“根”、“脈“、“事”和“形”,你的“一日輝煌”的報道同樣是有長久生命力的。要充分認識到科學報道絕不只是報道科學,實際上它是政治報道,也是社會報道,也是人文報道和經濟報道。這還是因為科學源于生活又為生活服務,而生活本身就是政治、經濟、社會、人文等的全包括。比如當年改革開放之初,國家科委發布的一些新聞都能上黨報的一版頭條。因為它釋放的是改革開放的政治信號,像允許科技人員下海承包,租賃等。今天也同樣,科技報道里滲透著政治,很多的科技競爭背后都是政治競爭。我們千萬要牢記這點。 所以常說新聞是政治性很強的業務工作,又是業務性很強的政治工作,就是它離不開政治二字。

              再談“創新”的“創”字是幾筆?六筆,就比“正”字多了一筆,多的這筆是什么?是時代感。就是要把報道的“根”、“脈”、“事”、“形”和“命”,與當下人們的接受習慣和現代的傳播手段緊密結合,從而體現出時代感來。要體現出時代感,如果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守正,創新就會走歪了。比如“第一時間”這個詞,好多報道里都喜歡用第一時間。從科學角度看,什么叫第一時間?5分鐘、10分鐘、一個小時,還是一天?這是個模糊概念。再比如說情商、智商,這“商”是什么?“商”是數學概念,現在很多都是運用科學定義的詞來表達概念,但我們在寫報道時就一定要弄清楚這個詞出自哪,才能運用的得當、恰當。 作為科技記者,這點要比別的領域的記者更嚴謹,你的科技報道創新才不至于跑偏。尤其是現在面對公共突發事件頻發,面對世界這么復雜的動態,我們寫報道一定要于情于理都搞明白。才能真正站得住腳。 科技報道切忌單純的概念化,單純的喊口號,人云亦云。因為記者今天寫稿大都是被采訪方準備好了通稿,而記者在電腦上一查、一改、一拼接就成了。這樣做不好。對方提供素材是好的,但你寫的每一句話要都能表明你有沒有“根”、有“脈”,有“事”。希望大家做科技報道中守正創新的好記者、大記者。

            分享按鈕
            我來說兩句()
              用戶名:
              [Ctrl+Enter]
            爭先創優活動
            拉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