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 id="zn5xn"><form id="zn5xn"></form></b>
    <rt id="zn5xn"><optgroup id="zn5xn"></optgroup></rt>

  • <tt id="zn5xn"><form id="zn5xn"><delect id="zn5xn"></delect></form></tt>
  • <tt id="zn5xn"><noscript id="zn5xn"></noscript></tt>

    <cite id="zn5xn"></cite>

      <b id="zn5xn"><form id="zn5xn"><label id="zn5xn"></label></form></b>

        <strong id="zn5xn"><span id="zn5xn"></span></strong>
      1. <tt id="zn5xn"><span id="zn5xn"><samp id="zn5xn"></samp></span></tt><tt id="zn5xn"></tt>

          <cite id="zn5xn"></cite>

          <rt id="zn5xn"><optgroup id="zn5xn"><p id="zn5xn"></p></optgroup></rt>
            <rp id="zn5xn"><menuitem id="zn5xn"><p id="zn5xn"></p></menuitem></rp>
            <rp id="zn5xn"></rp>

            <cite id="zn5xn"></cite><cite id="zn5xn"><noscript id="zn5xn"></noscript></cite>
            <cite id="zn5xn"><li id="zn5xn"></li></cite>
          1. <cite id="zn5xn"><span id="zn5xn"></span></cite>

            新聞 產經 產業 財經 智庫 訪談 專題 數據 法規 文化 品牌
            網站首頁-> 數據-> 地方數據->

            40城人口增量:武漢第一,北上廣深合計僅增12.48萬

            來源:一財經 發布時間:2022-05-12 11:20 搜集整理:中國產業網

               國家統計局發布2021年人口數據后,各地也陸續發布了當地數據。

              第一財經記者對40個重點城市(包括主要一二線城市和部分經濟大市、環一線城市)2021年人口數據統計發現,在已公布數據的城市中,有14個城市人口增量達到或超過了10萬人,其中武漢、成都、杭州、西安四大新一線城市位列前四,且增量均超過了20萬。北上廣深四大一線城市人口增量均未進入前20。

              需要說明的是,昆明、大連、哈爾濱和長春等幾個重點城市2021年人口數據尚未發布,沒有納入統計。

              武漢成都杭州增量位居前三

              在統計的40個城市中,2021人口增量前十名的城市分別是武漢、成都、杭州、西安、南昌、長沙、青島、寧波、鄭州和貴陽。

              武漢2021年新增人口超120.12萬人,在全國位居第一。此外,2020年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武漢常住人口數1244.77萬人,鄭州以1260.06萬人首次超越武漢,成為中部地區常住人口最多的城市。但到2021年,武漢反超鄭州,成為中部地區人口第一城,鄭州(1274.2萬人)則退居中部第二。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葉青對第一財經分析,2020年武漢受疫情影響大,很多工地、企業關閉,一些人離開后還沒回來,或者雖然回來了,但在第七次人口普查時,沒滿足常住人口“居住滿半年”的登記條件。疫情之后,尤其是2021年武漢經濟滿血復活,原先在外的人員大量回流。不僅是省外人員回流,而且湖北地市州的人口也很多流向武漢。同時,很多大企業第二總部落地武漢,光谷的創新科技企業集聚,武漢也留下了很多大學生。

              2019年起,武漢實施高新技術企業三年培育行動計劃,2019年至2021年,三年突飛猛進,全市高企年凈增數分別為881家、1842家、2892家,高新技術企業總數達到9151家。2021年武漢高新技術企業數量位居全國第8,中西部第一。

              近年來,武漢光電子信息、汽車及零部件、生物醫藥及醫療器械等三大萬億產業集群蓬勃發展,中小尺寸顯示面板、集成電路等戰略新興產業強勢崛起,“北斗+”產業、人工智能、數字經濟等一批新興業態加速發展。得益于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高教實力位居全國前五名的武漢,吸引留漢工作的大學生越來越多。

              成都2021年末常住人口為2119.2萬人,與2020年末相比,增加了24.5萬人,增長1.17%。

              2021年,成都實現GDP 19916.98億元,繼續位居全國第7,距離兩萬億大關僅一步之遙。2021年,成都實施高新技術企業培育計劃,凈增高新技術企業1600余家,總量達7800家,高新技術產業營業收入增長13.9%。新增科創板上市及過會企業11家,總數居中西部第一。高新產業的發展,也讓成都加快集聚大批人才。

              杭州是增量前五名中唯一一個位于東南沿海的城市。2021年杭州凈增人口達到23.9萬人,占全省的三分之一。杭州規劃委員會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湯海孺認為,杭州的人口凈增總量還是很大的,也說明杭州經濟發展的新動能需要新的勞動力支撐。未來杭州要更多從消費互聯網轉向產業互聯網,更多跟實體經濟進一步結合,從工業互聯網的發展來推動杭州數字化的發展。

              增量超過20萬的還有大西北的龍頭城市西安。作為我國高教實力前五的城市,西安的高新技術產業也在快速發展。近兩年,西安高新區共新增18家上市公司,占到西安新增數量的九成。

              南昌去年的人口增量高達18.25萬人,位居第五。相比武漢等新一線城市,二線城市南昌的首位度并不高。從綜合實力來看,南昌在中部省會城市中的“存在感”有待提升。不過,隨著近年來南昌加快打造強省會,南昌對所在省域的人才、人口的吸引力在不斷提升。

              情況類似的還有貴陽。2021年4月,貴州出臺了《關于支持實施“強省會”五年行動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見》,提出確保貴陽到2025年成為生產總值達到7000億元以上、首位度達到27%以上、城區常住人口超過500萬的特大城市。

              40個重點城市2021年常住人口

             

              數據來源:第一財經記者根據各地公開數據整理

              北上廣深合計增長12.48萬人

              在統計的40大城市中,共有14個城市2021年人口增量達到或超過了10萬人,此外,包括蘇州、合肥、濟南、佛山增量超過了9萬人,南寧增量超過了8萬人。整體上看,增量多的城市主要集中在新一線城市、二線城市以及部分環一線城市。

              2021年北上廣深四大一線城市人口增量均未進入前20。其中,廣州增量為7.03萬人,深圳增量為4.78萬人,上海增量為1.07萬人,北京比上一年減少0.4萬人。也就是說,北上廣深四大一線城市2021年人口合計增加僅12.48萬人。

              第一財經記者根據北京市2021年統計公報,以及《北京市統計年鑒2021》梳理發現,北京市常住人口在2016年達到2195.4萬的高峰后,已經連續5年下降。2017到2021年底常住人口分別是2194.4萬人、2191.7萬人、2190.1萬人、2189萬人、2188.6萬人,相比上一年分別減少了1萬人、2.7萬人、1.6萬人、1.1萬人、0.4萬人。

              上海2021年底常住人口為2489.43萬人,比上一年增加1.07萬人,比2014年增加22.37萬人,7年年均增加約3.2萬人。

              由于此前廣深的人口規模要比京滬小不少,可容納的增量空間較大,加之廣深的落戶門檻較松,因此過去幾年廣深人口快速增長。根據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從2010年到2020年,深圳和廣州增量位居前兩名,十年增量分別達到713.65萬人和597.58萬人,也就是說,過去十年,深圳每年增加70多萬人,廣州每年新增近60萬人。但到2021年,深圳、廣州兩市新增人口分別只有4.78萬人和7.03萬。

              廣東省體制改革研究會執行會長彭澎對第一財經分析稱,疫情以來,廣深這樣的一線城市、超大城市受到的影響很大,尤其是廣深不少服務業受疫情的沖擊較大,對很多從業人員產生比較大影響。

              作為“千年商都”,廣州有著全國最好的專業批發市場。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廣州全市共有713個專業市場,市場商戶逾80萬。在疫情影響下,包括荔灣、越秀的很多批發市場、商戶都受到較大影響。

              彭澎說,商貿、餐飲、酒店等吸納就業較多的服務行業受疫情影響較大。而制造業雖然受疫情影響較小,但近年來珠三角產業轉型,如“機器換人”、產業數字化智能化等,需要的勞動力也沒有那么多。

              廣深這樣的一線城市房價較高、生活成本也比較高。同時,近年來隨著產業轉移到中西部等地,從業人員也隨之變化。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粵港澳大灣區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肖鷂飛分析,近年來廣東在加工貿易這塊很多企業轉移到江西、湖南等中西部地區。

              中國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中心研究員牛鳳瑞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城市的人口變化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的特點。深圳、廣州在前一個十年增速很快,但這種增速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達到一定階段,會進入到一個相對平緩的階段。當前一線城市的城市人口規模尤其是城區人口規模都很大,已經進入到平穩發展期。

              以深圳為例,去年6月11日,深圳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局公示了《深圳市國土空間總體規劃(2020-2035年)》,并面向社會公眾公開征詢意見。其中,頗受關注的一點是,到2035年,深圳的常住人口或將控制在1900萬。這意味著未來15年,深圳的人口增長空間將不足150萬。

              牛鳳瑞說,在進入到本世紀第3個十年,在疫情影響下,加之各個城市發展階段不同,因此各個城市集聚的人口規模也有差異。相比四大一線城市,新一線城市、二線城市正處于人口加速集聚階段,仍有一個較大的增長期。牛鳳瑞也說,人口的流動、集聚的背后,是產業、經濟和各種要素的集聚,包括就業機會、收入水平的提高等。

              廈門大學經濟學系丁長發說,包括新一線城市、二線城市近年來經濟快速發展,就業機會多;這些城市的醫療、教育等公共基礎設施也不錯;相比一線城市,房價也沒那么高,加上落戶容易,這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到新一線城市、二線城市。

            更多

            擴展閱讀

            我來說兩句()
              用戶名:
              [Ctrl+Enter]
            爭先創優活動
            拉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