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 id="zn5xn"><form id="zn5xn"></form></b>
    <rt id="zn5xn"><optgroup id="zn5xn"></optgroup></rt>

  • <tt id="zn5xn"><form id="zn5xn"><delect id="zn5xn"></delect></form></tt>
  • <tt id="zn5xn"><noscript id="zn5xn"></noscript></tt>

    <cite id="zn5xn"></cite>

      <b id="zn5xn"><form id="zn5xn"><label id="zn5xn"></label></form></b>

        <strong id="zn5xn"><span id="zn5xn"></span></strong>
      1. <tt id="zn5xn"><span id="zn5xn"><samp id="zn5xn"></samp></span></tt><tt id="zn5xn"></tt>

          <cite id="zn5xn"></cite>

          <rt id="zn5xn"><optgroup id="zn5xn"><p id="zn5xn"></p></optgroup></rt>
            <rp id="zn5xn"><menuitem id="zn5xn"><p id="zn5xn"></p></menuitem></rp>
            <rp id="zn5xn"></rp>

            <cite id="zn5xn"></cite><cite id="zn5xn"><noscript id="zn5xn"></noscript></cite>
            <cite id="zn5xn"><li id="zn5xn"></li></cite>
          1. <cite id="zn5xn"><span id="zn5xn"></span></cite>

            新聞 產經 產業 財經 智庫 訪談 專題 數據 法規 文化 品牌
            網站首頁-> 產業-> 輕工->

            原材料上漲 供應鏈受阻休閑食品漲價潮來襲

            來源:中國食品報 發布時間:2022-04-25 12:57 搜集整理:中國產業網

               在疫情反復消費降維背景下,具有“大行業、小企業”特征的零食賽道,去年已從增量市場轉向存量市場,休閑食品品牌面臨凈利率下滑的焦慮開始紛紛漲價。業內人士表示,許多進口零食也面臨漲價的困擾,且漲幅不小。

              目前國內休閑食品發展緩慢,一方面是網紅食品的強勢入局;另一方面是進口小零食的圍追堵截,讓這個行業的發展始終不溫不火。再加上疫情導致供應鏈體系出現問題,目前行業進入短暫的“冷凍期”。

              業績承壓利潤下滑

              洽洽去年對葵花子系列產品以及南瓜子、小而香西瓜子產品進行出廠價格調整,各品類提價幅度為8%—18%不等;絕味食品提價幅度在3%—5%,主要應對由飼料成本引起的鴨副類原材料成本上漲。休閑食品漲價也是迫不得已。

              最近,一份《樂事薯片價格調整通知函》顯示,百事食品決定從2022年4月15日起,對供應直供渠道銷售的部分樂事袋裝薯片和樂事大波浪薯片產品的供應價格進行調整優化。

              樂事薯片此次價格上漲,并不只是出于對成本的考慮:一面是業績承壓,整個百事食品利潤下滑;另一面則是新興競爭對手迎合健康化趨勢對其步步緊逼。

              格隆匯數據顯示,在2014年之前,中國薯片市場一直保持著10%以上的市場增長率,然而最近幾年薯片市場的銷售增長出現了斷崖式下滑,每年的自然增長率在3.9%左右,比之前已大大放緩。

              從全球范圍來看,薯類休閑食品占比在逐年提高,歐美國家薯類休閑食品占整個休閑食品總量的60%以上,而我國大概只有15%以上,我國薯類休閑食品依然具備較強的發展空間。

              網紅零食入局搶市場

              眾所周知,網紅零食的地位逐漸攀高,傳統的休閑零食早已不受追捧,“花生瓜子八寶粥,啤酒飲料礦泉水”變成了“代餐低糖益生菌,堅果鴨脖臟臟包”。一時間,休閑零食行業市場規模呈幾何級速度增長,高出食品市場平均增長率20個百分點。

              看似風光無限,事實上不過是曇花一現,網紅零食品牌之所以會涌現浪潮,門檻低、線上流量去中心化都是至關重要的原因。但由此也導致了產品高度同質化、消費主義泡沫化的產生,隨后整個休閑零食行業都出現不同程度的疲態。

              艾媒咨詢數據顯示,分別有45%、46%的中國休閑食品消費者對網紅休閑食品持非常感興趣和愿意嘗試的態度,其中56.2%的用戶認為網紅休閑食品的最大問題是定價不清晰,其次則是產品質量不放心(48.1%)和產品價格偏高(39.5%)。

              很多網紅零食之所以能夠破局,還是因為拿捏住了年輕人的消費心理,在低熱量、低脂肪、低糖上下了功夫,用健康、養生等標簽吸引年輕人。據休閑食品行業的調查數據顯示,58.4%的消費者在選擇休閑食品時會更在意食品的營養和健康。

              不僅如此,網紅零食重營銷,價格高,卻備受年輕人的追捧,而低價的休閑零食并沒有討到什么便宜,反而市場占有率在持續下降。綜合洽洽前幾年的營收數據,自2018年以來,洽洽的營業收入增速分別是16.50%、15.25%、9.35%,13.15%,整體呈現出明顯的下滑曲線。2020年上半年恰恰的毛利率已經降至30.15%,創造了近幾年間歷史最低紀錄。

              很多產品走紅以后,產能瓶頸可能導致企業在食品安全管理水準上的松懈,導致問題頻發,大眾對網紅產品也開始將信將疑。

              業內人士表示,消費主義興起,但這卻無法挽救休閑零食行業疲軟的事實,很多傳統零食企業也不得不靠漲價才能彌補銷量下滑造成的影響。當然,成本的增加也是漲價的一大重要因素,休閑零食行業的狀況可以說腹背受敵。網紅零食憑借“營養健康”高調入局,給休閑零食行業帶來了機遇的同時,無可避免地也帶來了挑戰。

              進口零食難逃漲價潮

              休閑零食和年輕人儼然畫了等號,數據顯示,22到35歲之間的消費者對休閑食品的消費比例最高。很明顯,這是一個被“品牌概念”熏陶長大的消費群體。隨著國民經濟的持續增長,人均收入不斷增加,導致國內零食市場行業掀起進口零食的熱潮。

              國內外的休閑零食市場有著較大的差距,進口零食似乎對中國市場有著天然的吸引力,讓Z世代的年輕人趨之若鶩。

              公開數據顯示,近5年來,我國進口食品市場總額年平均增長率高達15%,中國將成為全球最大的進口食品消費國,屆時中國大陸進口食品市場規模高達4800億元人民幣。

              大眾之所以對進口小零食趨之若鶩,除了獵奇心理的驅使,還有對所謂“高品質”的追求。相關數據顯示,中國進口零食來自歐美、韓國、東南亞等100多個國家,約十大系列上萬個品種,其合格率高達100%左右。

              站在商家的角度,也更熱衷于售賣進口零食,因為利潤空間更大。根據數據分析,以國產食品15%—20%平均利潤的現狀,進口食品一般在40%左右,且從目前市場空間的情況來看還會持續3—5年。但也有很多進口零食商超門可羅雀,并不被消費者買賬。一方面是因為進口零食的受眾集中于一二線城市;另一方面,進口零食還存在貨源供應不足、利潤壓榨、可信度不足等問題。

              與此同時,和國產零食相同,由于生產原材料價格的上漲,進口零食本身的價格也在飆升。在目前世界環境局勢的沖擊下,全球小麥和天然氣價格一路飆升,導致英國食品價可能面臨最高50%的漲幅。而日本老牌傳統零食“美味棒”受到美國產玉米及植物油價格上漲影響,發售42年來首次提價,從原來的每支10日元漲到12日元,漲幅達到兩成。

              業內人士表示,很多進口零食也面臨漲價的困擾,且漲幅并不小。國內零食領域本就不大,進口零食的占比在逐漸上升,這無疑是讓國產零食的壓力倍增,但進口漲價潮的來襲可能是國產零食“翻身”的機會。國內整個休閑零食領域都掀起了漲價潮,進口零食也不能幸免于難。

              創新研發新品成重點

              隨著消費水平的提高,休閑食品其實有十分廣闊的前景。艾媒咨詢數據顯示,從2010年到2021年中國休閑食品行業市場規模從4100億元持續增長至11562億元,預計2022年增速達7.2%,市場規模達12391億元。

              相關數據顯示,我國休閑食品行業規模以上企業數量有4347家。然而,國內休閑食品行業卻巨頭難出,從體量上看,200億元市值以上的只有洽洽食品;百億元以上的企業有良品鋪子和三只松鼠;而鹽津鋪子、來伊份、甘源食品和好想你的市值均在百億元以內。

              漲價潮的來襲,很大程度上說明休閑食品行業的境地如履薄冰。不管是線上品牌,還是線下商超都面臨著挑戰。雖然休閑食品行業企業數量增加,行業的銷售利潤和利潤總額均較上年有所增長,但是卻無法阻擋漲價潮的來襲。追溯到2019年,樂事當時雖然沒有面臨漲價風波,但產品容量卻嚴重縮水。樂事薯片投機取巧利用“空氣包裝法”,也就是減量不加價的方法變相漲價。早在2008年,可口可樂保持多年的355毫升易拉罐裝就已經減少至330毫升。

              事實上,巨頭紛紛漲價,與供應鏈體系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受疫情的影響,全世界供應鏈或多或少出現問題,進而整個原材料市場大幅度漲價,迫使休閑食品企業不得不放棄原有的營銷模式,直接提升價格。

              業內人士表示,想要走出這個困境,靠漲價只是權宜之策,供應鏈體系的恢復才是重中之重。除此之外,產品的創新也是休閑食品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企業的投入成本除了原材料,產品的研發也至關重要。但就目前的休閑食品行業,為了節約成本和開發新的系列,甚少有企業在包裝和口感的創新上下功夫。與時俱進才能造就休閑食品行業的常青樹,而一成不變終究會失去原有的消費群體。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大多數企業在研發創新的路上都在走彎路,用經典產品打下的口碑正在被消耗殆盡。(朱美喬)

            更多

            擴展閱讀

            我來說兩句()
              用戶名:
              [Ctrl+Enter]
            爭先創優活動
            拉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