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 id="zn5xn"><form id="zn5xn"></form></b>
    <rt id="zn5xn"><optgroup id="zn5xn"></optgroup></rt>

  • <tt id="zn5xn"><form id="zn5xn"><delect id="zn5xn"></delect></form></tt>
  • <tt id="zn5xn"><noscript id="zn5xn"></noscript></tt>

    <cite id="zn5xn"></cite>

      <b id="zn5xn"><form id="zn5xn"><label id="zn5xn"></label></form></b>

        <strong id="zn5xn"><span id="zn5xn"></span></strong>
      1. <tt id="zn5xn"><span id="zn5xn"><samp id="zn5xn"></samp></span></tt><tt id="zn5xn"></tt>

          <cite id="zn5xn"></cite>

          <rt id="zn5xn"><optgroup id="zn5xn"><p id="zn5xn"></p></optgroup></rt>
            <rp id="zn5xn"><menuitem id="zn5xn"><p id="zn5xn"></p></menuitem></rp>
            <rp id="zn5xn"></rp>

            <cite id="zn5xn"></cite><cite id="zn5xn"><noscript id="zn5xn"></noscript></cite>
            <cite id="zn5xn"><li id="zn5xn"></li></cite>
          1. <cite id="zn5xn"><span id="zn5xn"></span></cite>

            新聞 產經 產業 財經 智庫 訪談 專題 數據 法規 文化 品牌
            網站首頁-> 傳媒聯盟->

            解碼一個邊陲重鎮的“脫貧路徑”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21-01-22 14:46 搜集整理:中國產業網

               

             

              本報記者 公培佳 普洱攝影報道

              在熱映電影《一點就到家》里,返鄉創業者彭昱暢、家鄉創新者尹昉、外來闖入者劉昊然,三個人扮演的角色懷揣著電商夢、快遞夢和咖啡夢組成了脫貧版“中國合伙人”。

              電影拍攝地在云南普洱景邁山,故事講的也是景邁山千年古寨發生的事。普洱市地處西南邊陲,與緬甸、老撾、越南三國交界,是云南省面積最大的市,山區面積占98.3%,其中景邁山以古茶林聞名,茶葉和咖啡是兩大經濟支柱;然而,這里幾年前還有60多萬貧困人口,貧困發生率一度超過三成,是脫貧攻堅戰的主戰場。

              為了打贏這場戰役,現實中,這里每天都在上演“中國合伙人”的致富故事,他們是李娜倮、巖槍、二妹、南海明、李憲蘭、娜滿……

              《華夏時報》記者近日在普洱采訪時見證了他們的故事。普洱市常務副市長胡國云則向記者歷數了普洱打造“綠色經濟試驗田”要實現的一個又一個夢想,每一個夢想的背后都是一個優勢產業,比如茶葉、咖啡、民族文化、中藥材、堅果、蜂蜜……路徑的方向就是讓所有人不再貧困。

              一場快樂歌舞

              “會說話就會唱歌,會走路就會跳舞”是酒井鄉勐根村老達保最響亮的名片。

              老達保極具拉祜族特色的傳統村寨位于普洱市瀾滄縣東南部,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牡帕密帕》的保護傳承基地之一,也是《快樂拉祜》唱響的地方。

              時隔3年,《華夏時報》記者再次到訪,人未到先聞歌聲:“吉祥的日子我們走到一起,共同把心中的歌兒唱起來,蜜樣的幸福生活滋潤著我,拉祜人縱情歌唱”。走進大山深處的寨子,灰白石板路、青瓦木板房、民族特色文化墻、拉祜文化傳承館、歌舞演藝廣場,村民翩翩起舞,歌聲婉轉清澈。然而就在幾年前,這里還是深度貧困村。

            WechatIMG9110.jpeg

             

              快樂拉祜演出現場

              “過去的老達保,是一個典型的少數民族山區貧困村寨,交通、水利等基礎設施嚴重滯后,靠天吃飯,廣種薄收。”據勐根村第一書記胡紅介紹,在2013年以前,“交通基本靠走、喝水基本靠背、通信基本靠吼”形容的正是老達保村,那時村寨貧困發生率高達79%。

              57歲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李石開的歌聲和舞蹈里滿是幸福,但他卻說:“以前的日子很苦,我們沒有文化,一年只穿一雙鞋子,溫飽都難。”30多年前,李石開把吉他帶回村寨,受此熏陶,女兒李娜倮13歲學會了吉他彈唱,16歲開始創作歌曲,她所創作的《快樂拉祜》《實在舍不得》等曲目膾炙人口。在她的帶動下,全村自創的拉祜族民歌達到了300多首,老達保這個偏遠山寨成為遠近聞名的拉祜文化名村、旅游產業新村。

              在胡紅的規劃里,立足老達保豐富的民族文化資源,對民族特色文化資源進行保護傳承發展,引導拉祜族群眾通過“唱歌跳舞”實現脫貧致富。李娜倮2012年當選為中共十八大代表,她和父親也成了當地脫貧的“領頭雁”。

              2013年6月,由老達保村民自發自創的演藝公司瀾滄老達保快樂拉祜演藝有限公司成立,李娜倮成為副董事長,村民全部入股。此后幾年,李娜倮帶領村民把朗朗上口的拉祜歌曲唱上了央視舞臺、唱進國家大劇院,還漂洋過海唱到國外。到現在,完成就地演出730余場次,接待游客12萬余人次,外出商演200余場,演出收入407萬元,群眾分紅325萬元,實現旅游綜合收入927萬元,演藝人員年人均分紅達1.6萬多元,有效帶動村里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全部實現脫貧。

              “農忙的時候在地里忙活,客人來了,能抽出時間的村民就參加演出,放了學的孩子也走上舞臺;家家都有茶園,收成也不錯;民宿、餐飲和特產也有增收。”李石開說。

              一片普洱茶葉

              景邁山的茶葉生意讓南海明對芒景村的未來充滿了希望。

              位于瀾滄縣惠民鎮境內的景邁山,總面積162.3平方公里,不僅有全世界迄今發現的種植年代最久遠、連片面積最大、保存最完好的人工栽培型千年萬畝古茶林,還有歷史久遠、原生態文化保留和傳承完整、原始風貌濃郁、民族特色突出的古村落。

            WechatIMG9109.jpeg

             

              景邁山千年萬畝古茶林

              十幾年前,景邁山水、電、路等基礎設施滯后,產業發展緩慢,群眾增收致富十分困難,生產生活條件較為落后。2007年以來,依托景邁山千年萬畝古茶林資源,打造景邁山品牌,以茶產業和旅游文化產業發展推進扶貧開發,以此打造的糯崗傣族古寨和翁基布朗族古寨,分別保留和傳承了傣族、布朗族原生態文化,原始風貌濃郁,自然風光秀麗,翁基古寨更是被譽為“千年布朗古寨”。

              芒景村是景邁山上兩個村子之一,南海明是這個村的支部書記。他告訴記者:“村子里每家都有幾十畝普洱茶園,以前都把采下來的茶葉原料一斤幾十元就賣給了茶商,收入還不夠成本;茶葉品牌樹起來后,村民經過專業培訓,深加工的普洱茶斤價賣到了幾百甚至上千元;不僅如此,從茶產業出發,寨子里的茶室、餐飲、民宿文化旅游經濟也紅火起來,現在人均純收入超過了1.3萬元。”

              和記者走在翁基古寨石板路上,南海明講了比村民收入提高更讓他高興的事:以前有點文化的后生根本留不住,年輕人都去了外地打工,這幾年陸續回來了很多,寨子里就有生意做,有的還把茶店一條龍開到了北京馬連道。

              而在瀾滄縣委副書記、景邁山古茶林保護管理局局長楊春高看來:“以后還會更好。”

              目前,景邁山千年萬畝古茶林被列為中國民間文化遺產旅游示范區、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保護試點和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成功入選《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正在加快推進申報世界文化遺產和國家4A級旅游景區創建工作。隨著景邁山名氣、人氣不斷提升,帶動了旅游和茶產業發展,促進群眾增收致富。2019年景邁山景區共接待游客57.34萬人次,旅游綜合收入1.37億元。

              “景邁山共有茶園面積7萬畝,其中古茶林2.8萬畝。”楊春高在景邁山古茶林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介紹,“正在進行的景邁山古茶林文化景觀申遺項目將帶動整個普洱市茶產業提質增效,并聯動一二三產業發展,擦亮普洱茶的金字招牌。”

              龍頭企業則率先開始布局。普洱茶投資集團董事長楊紹榮在2019年就與瀾滄縣富邦鄉簽訂了普洱茶產業脫貧項目,以“公司+合作社+農戶”產業合作模式,在富邦鄉投資1550萬元建廠。

              要知道,總人口263.7萬人普洱,涉茶人口達125.3萬人,意味著近一半人基本靠茶葉生活,大多數還是地處大山里的被脫貧人群。

              美麗的織錦和勤勞的蜜蜂

              五顏六色的織錦掛滿了偌大的展示廳,織錦的女工一邊紡織一邊歡歌笑語。

              從原始社會末期一步跨入社會主義社會的普洱西盟縣,較為完整地保留了獨特的民族文化。佤族沒有自己的文字,他們的歷史文化都是靠口耳相傳,因此傳承下了蘊含著豐富的佤族傳統文化內涵的佤族織錦。

              “當前正在申報‘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全縣共有佤族織錦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41人。”西盟印象民族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憲蘭作為佤族織錦非遺傳承人,她的身后是數千名跟隨她致富的佤族婦女。

              2015年3月成立的西盟印象以“農村婦女﹢公司”的模式運行,現有固定織工68人,手織技工2000余人,年生產手工成品20000多件,公司探索以“培訓-就業-服務”一體化勞動力轉移培訓,優先安排優秀學員編織加工,讓婦女們在家門口就能就業。

              現在,西盟印象已培養了手工織錦技能人才3000余名,培訓范圍覆蓋西盟縣5鎮2鄉,依托佤族織錦手工藝為主體,生產打造純手工佤族特色的傳統服裝、披肩、圍巾、挎包、毯子等日常家居織品,產品遠銷北京、上海、香港、俄羅斯等地,直接或間接為西盟縣2000余名貧困戶帶來了就業機會,每人每年人均收入達6400元以上。

            WechatIMG9112.jpeg

             

              佤族女孩娜滿在織錦

              美麗的佤族女孩娜滿以前在廣東工廠打工,技術工每月有四五千元,但是背井離鄉工作壓力很大;后來結婚有了小孩,就在家門口學起了織錦,僅這一項收入就不比打工少,既能照看孩子,還能照顧家里的農活。用她的話說:“現在肯定不想出去了。”

              不想外出打工的還有巖槍和二妹。

              在西盟縣勐梭鎮班母村位于山坡上的中蜂養殖場,皮膚黝黑的26歲佤族小伙巖槍正在照管蜂場。3年前,只有初中學歷的巖槍從打工地廣東回到家鄉,正逢西盟引進丁氏蜂業幫助群眾發展中蜂養殖產業,他毫不猶豫地加入了勤勞致富帶頭人培訓計劃。

              培訓結束后,巖槍因為表現優異被公司留了下來,如今在照管蜂場的同時還直播帶貨。起早貪黑地忙作,很多時候,巖槍是借著路燈才打開了攝像頭,已擁有幾萬粉絲的巖槍最多的一次直播帶貨3萬多元。而就在幾年前,他家還是貧困建檔立卡戶,現在他自己的蜂場也開了起來。

            WechatIMG9113.jpeg

             

              靠養蜂致富的巖槍

              同村的拉祜族姑娘二妹和巖槍一樣,現在進行的是“甜蜜的事業”。記者在班母村看到,200箱蜂箱沿著山坡依次排開,這是二妹承包的蜂場。

              初中畢業后,二妹就扛起了生活的重擔,到縣城打工,去飯店端盤子,在超市里當導購;勤勞的二妹后來去江蘇打工,在服裝廠每天從早上7點工作到晚上11點。2018年還是貧困戶的二妹,遇上了西盟縣組織工作隊到鄉下“黨員一帶一”的幫扶,到扶貧車間里學技術,參加養蜂培訓班,從此走上了養蜂致富的路。

              現在,不斷成長的二妹加入了村組里的脫貧工作委員會,還是副組長,入了黨,正帶動周邊更多群眾致富,她一有空就在村組里挨家挨戶收購土蜂蜜,在電商平臺上賣,據說生意還不錯。

              西盟縣提供的數據顯示,在中蜂產業扶貧中,采取“托管式生產、孵化式培訓、精品式打造”的模式,養殖中蜂7萬群,帶動建檔立卡貧困群眾9259戶3.11萬人,實現戶均增收1500元以上。

              小蜜蜂托起了大產業。

            更多

            擴展閱讀

            我來說兩句()
              用戶名:
              [Ctrl+Enter]
            爭先創優活動
            拉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