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 id="zn5xn"><form id="zn5xn"></form></b>
    <rt id="zn5xn"><optgroup id="zn5xn"></optgroup></rt>

  • <tt id="zn5xn"><form id="zn5xn"><delect id="zn5xn"></delect></form></tt>
  • <tt id="zn5xn"><noscript id="zn5xn"></noscript></tt>

    <cite id="zn5xn"></cite>

      <b id="zn5xn"><form id="zn5xn"><label id="zn5xn"></label></form></b>

        <strong id="zn5xn"><span id="zn5xn"></span></strong>
      1. <tt id="zn5xn"><span id="zn5xn"><samp id="zn5xn"></samp></span></tt><tt id="zn5xn"></tt>

          <cite id="zn5xn"></cite>

          <rt id="zn5xn"><optgroup id="zn5xn"><p id="zn5xn"></p></optgroup></rt>
            <rp id="zn5xn"><menuitem id="zn5xn"><p id="zn5xn"></p></menuitem></rp>
            <rp id="zn5xn"></rp>

            <cite id="zn5xn"></cite><cite id="zn5xn"><noscript id="zn5xn"></noscript></cite>
            <cite id="zn5xn"><li id="zn5xn"></li></cite>
          1. <cite id="zn5xn"><span id="zn5xn"></span></cite>

            新聞 產經 產業 財經 智庫 訪談 專題 數據 法規 文化 品牌
            網站首頁-> 訪談-> 訪談要聞->

            趙新剛:發展綠色低碳經濟,警惕產業空心化和同質化

            來源:新京報 發布時間:2022-05-07 11:43 搜集整理:中國產業網

               《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見》去年底公布,今年已經有一些省份陸續出臺“地方版”。“雙碳”給地方經濟的發展指出新方向,綠色低碳產業紛紛崛起。各地面臨怎樣的機會,又將面對什么問題?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采訪了華北電力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趙新剛教授。

              綠色低碳產業將成未來國民經濟重要驅動力之一

              新京報貝殼財經:當前許多省份開始積極發展綠色低碳產業。未來綠色低碳產業規模有多大?這會不會成為國民經濟的重要驅動力之一?

              趙新剛:目前,我國已有多個省市自治區開始大力發展綠色低碳產業。發展綠色低碳產業,一方面,不僅是我國國民經濟與社會發展的內在要求,而且是全面服務國家碳達峰碳中和戰略、踐行綠色低碳理念和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自覺行動;另一方面,也是深度融入國內國際雙循環,實現產業結構高級化發展的戰略舉措。所以,綠色低碳產業將會成為未來我國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驅動力之一,這一點毋庸置疑。

              根據中外主流研究機構測算,為實現我國“雙碳”目標,需投入的資金規模大約在150萬億到300萬億元,依據乘數效應,綠色低碳經濟的總體規模將有望達到數百萬億。顯然,這一預測結果在某種程度上具有其科學合理性,但也存在不足之處,如尚未考慮逆全球化、地緣沖突和新冠疫情等因素對宏觀經濟和產業經濟產生的不利沖擊,以及后疫情時代我國為重啟經濟而對財政政策、貨幣政策與產業政策的動態調整。因此,這一預測結果,尚難以全面且科學地反映我國國民經濟與社會發展的中長期動態演進趨勢。

              有序降碳和能源供應的平衡很關鍵

              新京報貝殼財經:在降碳的過程中,各地要注意什么?對于能源外調大省,有沒有一些措施來平衡有序降碳和能源供應?

              趙新剛:我們需要明確“雙碳”目標,不但是一個環境目標,而且是一個經濟目標。實現“雙碳”目標,應該將生態治理和發展綠色低碳產業有機結合起來,走一條生態和經濟協調發展、人與自然和諧共生之路。

              當前,我國各地區的經濟結構和產業結構是多年發展所積累的結果,是由各地區的資源稟賦和功能定位等因素決定的。我國的能源凈輸出大省(如內蒙古、山西、陜西、新疆、四川等)基本位于中西部地區,其傳統能源和可再生能源資源較為豐富,但經濟發展水平相對較為落后。考慮到我國能源供需的逆向分布特征以及現有配套輸送通道趨于飽和的狀態共同制約著可再生能源電力的輸送這一現實問題,對于能源外調大省而言,如何平衡有序降碳和能源供應是一個亟須解決的關鍵問題。

              首先,應該明確降碳過程會不可避免地對地方經濟產生影響,傳統能源產業的低碳轉型不僅是技術問題,而且還面臨著穩經濟、保就業的挑戰。所以,在降碳過程中,需要綜合考慮各地區在經濟結構、產業結構、能源消費、排放特征以及經濟增長與碳排放脫鉤進度上的差異。

              其次,應該提升技術創新水平并持續優化能源結構。可以充分利用當地可再生能源資源,構建系統的低碳技術發展體系和低碳能源供應體系,積極運用低碳技術改造和升級傳統能源產業,從而實現能源供給側的低碳轉型,形成可再生能源既基本滿足能源需求增量又規模化替代化石能源存量的能源生產消費格局。由此,才能在實現新舊動能轉換時期,培育低碳經濟增長動能和創造低碳就業,解決降碳對地方經濟產生的不利沖擊和可能帶來的結構性失業問題。

              最后,應大力開發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CCER)項目并積極主動參與碳交易,在保證能源供給安全的前提下通過CCER交易實現碳抵消和碳收益。目前,我國的碳交易市場中,CCER供需偏緊,導致其價格上漲趨勢顯著。因此,對于能源輸出大省而言,大力開發CCER項目并積極主動參與碳交易,不失為平衡有序降碳和能源供給的科學選擇。

              地方經濟會開始新的調整或重新洗牌

              新京報貝殼財經:有些省域面臨降碳壓力,有的省域GEP資源豐富,具有發展低碳產業的條件。未來,地方經濟會不會開始新的調整或重新洗牌?

              趙新剛:“雙碳”目標強調生態治理與經濟發展和諧共進,重構了各地生態環境與經濟發展之間的關系,為地方經濟實現綠色低碳高質量發展指明了方向。“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經濟發展和生態治理之間是相輔相成并可以相互轉化的。因此,為正確處理經濟發展與生態治理的關系,既要在推動經濟發展的基礎上加強生態治理,又要在加強生態治理基礎上推動經濟發展。由此,資源稟賦的差異決定了各地經濟發展面臨不同的戰略機遇與挑戰。對于生態系統生產總值(GEP)資源富集地區,可憑借GEP資源優勢大力發展綠色低碳產業,從而培育經濟增長新動能。對于面臨降碳壓力地區,則應當協同推進生態治理與經濟發展,科學設計減碳路徑并有序調整高碳產業,努力提升技術創新水平與低碳減排的研發投入,積極主動參與碳交易,從而以較低的社會成本實現“雙碳”目標。

              因此,未來一段時間,地方經濟會不可避免地開始新的調整或重新洗牌。但是,在此過程中,決不能搞“一刀切”,要充分考慮各地區資源稟賦和產業分工的客觀現實,不能突破國家經濟安全、產業安全和能源安全底線。

              警惕產業轉型中出現空心化與同質化問題

              新京報貝殼財經:各地在發展綠色低碳經濟中會不會盲目上馬、急于求成,要注意什么?

              趙新剛:實施國家碳達峰碳中和戰略,必將重塑我國的經濟結構、產業結構、能源結構和區域發展格局,對我國建立健全綠色低碳產業體系具有重大意義與深遠影響。但是,這是一個漸進過程,不能一蹴而就。必須立足國情,堅持穩中求進,不能脫離實際、急于求成,搞運動式“減碳”、踩“急剎車”。為了保障民生和經濟穩定,各地在實現碳中和碳達峰目標以及發展綠色低碳經濟中,應注意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統籌考慮生態治理與經濟發展之間的關系。現階段中國發展低碳經濟的主要內容還是要以傳統產業的低碳化為主,而不是盲目提高低碳產業占比,壓縮傳統產業的生存空間。

              二是妥善處理綠色低碳經濟發展中的效率與公平問題。綠色低碳經濟發展是對地區和產業發展格局的一次重構,必須處理好不同地區(先發地區與后發地區)和不同產業(高碳產業與低碳產業)的效率與公平關系。一方面,為了促使后發地區能夠在踐行“雙碳”目標中發揮重要作用,應科學分析其在綠色低碳經濟產業鏈和價值鏈中分工并享有公平待遇。另一方面,考慮到部分高碳產業在保障國民經濟與社會穩定發展中承擔著“壓艙石”的關鍵作用,脫離實際,盲目要求其提高碳排放效率而忽略當前我國的基本國情和現實需求是不公平的。

              三是要科學分析低碳產業投資的“擠出效應”。增加低碳產業投資將會不可避免地導致高碳產業投資的減少。在尚不能明確低碳產業投資的“擠出效應”之前,激進的降碳規劃與措施有可能會因其擠出效應而導致經濟增速放緩。因此,不僅需要考慮低碳產業投資的乘數效應,更應該衡量其產生的“擠出效應”。

              四是重視可能出現的產業空心化與同質化問題。“雙碳”目標的實現需要安全的產業鏈作為支撐,盲目擴大低碳產業而忽視傳統產業將導致產業轉型中出現空心化與同質化問題。

              一方面,部分傳統產業如制造業的發展空間將受到嚴重擠壓并導致以制造業為中心的物質生產和資本,大量轉移到國外,使物質生產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明顯下降,造成國內物質生產與非物質生產之間的比例關系嚴重失衡。另一方面,各地為了盡快達到排放標準,可能會同時在一些短期見效快的項目上進行投資,從而導致出現低水平重復建設、地方保護主義和惡性競爭現象,進而影響不同地區在產業結構優化方面的協同發力,并妨礙國家整體經濟結構的低碳轉型。

              因此,各地需要明確,新的低碳產業的發展離不開傳統產業的支持。為此,各地區應該依托當地資源稟賦和現有的產業結構,在不嚴重危害現有產業鏈安全的前提下,推進綠色低碳產業的發展,以避免出現產業的空心化和同質化問題,從而在降碳的同時確保產業安全。

            更多

            擴展閱讀

            我來說兩句()
              用戶名:
              [Ctrl+Enter]
            爭先創優活動
            拉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