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 id="zn5xn"><form id="zn5xn"></form></b>
    <rt id="zn5xn"><optgroup id="zn5xn"></optgroup></rt>

  • <tt id="zn5xn"><form id="zn5xn"><delect id="zn5xn"></delect></form></tt>
  • <tt id="zn5xn"><noscript id="zn5xn"></noscript></tt>

    <cite id="zn5xn"></cite>

      <b id="zn5xn"><form id="zn5xn"><label id="zn5xn"></label></form></b>

        <strong id="zn5xn"><span id="zn5xn"></span></strong>
      1. <tt id="zn5xn"><span id="zn5xn"><samp id="zn5xn"></samp></span></tt><tt id="zn5xn"></tt>

          <cite id="zn5xn"></cite>

          <rt id="zn5xn"><optgroup id="zn5xn"><p id="zn5xn"></p></optgroup></rt>
            <rp id="zn5xn"><menuitem id="zn5xn"><p id="zn5xn"></p></menuitem></rp>
            <rp id="zn5xn"></rp>

            <cite id="zn5xn"></cite><cite id="zn5xn"><noscript id="zn5xn"></noscript></cite>
            <cite id="zn5xn"><li id="zn5xn"></li></cite>
          1. <cite id="zn5xn"><span id="zn5xn"></span></cite>

            新聞 產經 產業 財經 智庫 訪談 專題 數據 法規 文化 品牌
            網站首頁-> 傳媒-> 傳媒人物->

            新中國新聞學奠基人甘惜分 唯一的標準是學術標準

            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2016-01-11 12:08 搜集整理:中國產業網

               著名新聞理論家、新中國新聞學奠基人、中國人民大學榮譽一級教授甘惜分,因病醫治無效,于1月8日22點5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100歲。

              甘惜分1916年出生于四川鄰水縣,1938年赴延安,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45年甘惜分任新華社綏蒙分社記者,1954年到北京大學中文系新聞專業任副教授。1958年隨北大新聞專業并入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后任教授、新聞學博士生導師。

              從教60余年來,甘惜分致力于中國新聞學理論教學和科研工作,培養了大批新聞專業人才,著有《新聞理論基礎》《新聞論爭三十年》《一個新聞學者的自白》,主編《新聞學大辭典》等。在剛剛過去的2015年,甘惜分獲得“中國輿論學研究終身成就獎”,還獲頒“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章”。(記者姚曉丹)

             

              “記者不是文字匠 記者應當是社會政治觀察家”——甘惜分 資料圖片

              我是一個平凡的人,沒有引吭高歌和搖旗吶喊,卻也難于沉默不語,生就一副犟脾氣,繼續著自己的追求……

              用一個世紀的風雨,甘惜分收獲了一個稱謂——新中國新聞學奠基人。100年只是一瞬,但新中國新聞學卻由此發端,并蓬勃發展,指引著時代忠實的記錄者。

              他的故事,也是新聞學的故事。1916年,甘惜分出生在四川省鄰水縣。他是孤兒,由大哥帶大,由于經濟條件有限,初中畢業后無法繼續深造,來到鄉村小學教書。為了多讀書,他加入了當地的秘密讀書會,卻由此接觸到進步思想,“每次去,都如同經受了一次革命洗禮”。1938年,他終于來到延安并如愿加入中國共產黨,開始了“人生中第一個轉折”。

              1945年,甘惜分擔任新華社綏蒙分社記者。“當記者是我很久遠的一個愿望,以鄒韜奮為首的進步報刊過去曾給過我很大鼓舞,我就想做鄒韜奮式的人物,當個新聞記者,現在圓夢了。”甘惜分在自傳中這樣回憶。

              新中國成立后,甘惜分來到北京,成為北京大學的教員,任務是講授新聞理論。1958年,北大新聞專業合并到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從此,甘惜分再也沒有離開人大校園。

              甘惜分的學生、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教授喻國明告訴記者:“那是段百廢待興的日子,當時,莫斯科大學對口支援人民大學,他們的專業也復制過來。當時沒有新聞學理論教材,只有蘇聯高級黨校編寫的一本薄薄的小冊子——《蘇維埃新聞的理論和實踐》。這本書與其說是理論,不如說是史料,只總結了描述性的幾條原則,如‘黨性、思想性、戰斗性’等。理論上基本是空白。甘老師從自己的講義和經歷出發,開創了新中國新聞學體系,出版了新中國第一本新聞理論著作《新聞理論基礎》。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這本書是新聞學子和宣傳干部的必備教材。之后的新聞理論著作,都是基于甘老的理論框架寫就的。之后,甘老師主持編寫了中國第一部《新聞學大辭典》,此前學界沒有新聞學的工具書。”

              在60多年的教書生涯里,甘惜分帶出了10位博士生,有新中國第一個新聞學博士童兵,也有唯一的女性學生、中國傳媒大學教授劉燕南。

              在學生眼中,他是個要求嚴格的長者。劉燕南記得,甘老師對她說的最多的話就是:“我唯一的標準是學術標準。”當時甘老師近80歲了,每周三學校例會也是老師定期測試的時間:“又讀了什么書、有哪些思考、有什么進益,是必問的,每次我都很緊張。老師總要求我們終身學習、獨立思考、不人云亦云。我記得我做博士論文的時候,甘老師把我的論文復印了很多份,每個師兄都有一份,征求每個人的意見,讓我從中梳理出自己的研究主線。”

              喻國明記得,自己和甘老師的初見是從“潑冷水”開始的,“你文章的特點可以用一句話概括:你不說我還明白,越說我越糊涂。一個研究傳播的人卻不能把話說得讓人明白,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也是對社會的不負責任”。

              在這樣的嚴格要求下,他的學生都成為各自領域的骨干。而他的學生們,每年有兩個“法定”看望老師的日子,每年元旦和4月17日老師生日。老師總會有各種各樣的要求和殷殷希望。“他不太關注生活細節,總是告訴我們要抓大問題,把生活恩怨等小節放在一邊,‘一個人精力有限,要用有限的精力做更有用的事情’。他曾經受過不公平的待遇,但他對這些毫無所求,只專注學術。也許這是他長壽的秘訣。”喻國明說。

              他和學生們最后的相聚在8天前。“那天他精神很好,一見面就叫出了我們每個人的名字。”劉燕南說。

              “他仍風趣幽默,說我的眼睛胖得剩下一條線,說劉燕南還是那么漂亮。仍對我們嚴格要求,讓我們每人每年都要出一本有分量的著作。”喻國明說。

              而甘惜分老師,在幾天后飄然遠去了,就像他多年前曾不告而別,離開家人投奔延安一樣,這次仍是沒有征兆的。但他的著作影響了一個時代,他的名字將記入新中國的新聞史,讓后來者追思。(記者 姚曉丹)

            更多

            擴展閱讀

            我來說兩句()
              用戶名:
              [Ctrl+Enter]
            爭先創優活動
            拉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