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 id="zn5xn"><form id="zn5xn"></form></b>
    <rt id="zn5xn"><optgroup id="zn5xn"></optgroup></rt>

  • <tt id="zn5xn"><form id="zn5xn"><delect id="zn5xn"></delect></form></tt>
  • <tt id="zn5xn"><noscript id="zn5xn"></noscript></tt>

    <cite id="zn5xn"></cite>

      <b id="zn5xn"><form id="zn5xn"><label id="zn5xn"></label></form></b>

        <strong id="zn5xn"><span id="zn5xn"></span></strong>
      1. <tt id="zn5xn"><span id="zn5xn"><samp id="zn5xn"></samp></span></tt><tt id="zn5xn"></tt>

          <cite id="zn5xn"></cite>

          <rt id="zn5xn"><optgroup id="zn5xn"><p id="zn5xn"></p></optgroup></rt>
            <rp id="zn5xn"><menuitem id="zn5xn"><p id="zn5xn"></p></menuitem></rp>
            <rp id="zn5xn"></rp>

            <cite id="zn5xn"></cite><cite id="zn5xn"><noscript id="zn5xn"></noscript></cite>
            <cite id="zn5xn"><li id="zn5xn"></li></cite>
          1. <cite id="zn5xn"><span id="zn5xn"></span></cite>

            新聞 產經 產業 財經 智庫 訪談 專題 數據 法規 文化 品牌
            網站首頁-> 傳媒-> 傳媒人物->

            詩人憶汪國真:詩像溪水一樣清澈 眼里有孩子般的純真

            來源:新華網 發布時間:2015-04-28 14:08 搜集整理:中國產業網

               人民網北京4月26日電 (陳苑)詩人汪國真于今天凌晨去世,享年59歲。他的詩歌曾在20世紀90年代盛行,掀起了一股“汪國真熱”,其代表詩句“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為一代人熟知。汪國真生前好友、詩人大衛在接受人民網文化頻道記者采訪時說:“汪國真的去世,讓一代人純真而美好的記憶顯得傷痛惋惜,蒼涼而珍貴。”

              憶其人:他的眼睛里有孩子般的純真

              “得知汪國真去世的消息,我非常吃驚非常吃驚,不敢相信!他的面相看上去至少比他的年齡要小十歲,而且他的心態非常平和,平時生活中很低調、很謙遜、很樸實,眼睛里有孩子般的純真,符合我們心目中‘仁者壽’的標準。”詩人大衛與汪國真雖相識雖然只有不到短短四年的時間,但兩人“一見如故”。

              大衛回憶說,汪國真雖早已成名,但從來不擺名人的“架子”,“我實際是汪國真的粉絲,但我倆見面沒多久就打成一片,他對我很親切,我還常常拿他開玩笑。”大衛還提起他與汪國真交往的細節,“他的微信還是我幫他下載開通的,用的是他的真名,他常常被拉進各種群里,雖然不怎么說話,但也從來不會拒絕別人。”

              詩人葉匡政在兩次參加活動時與汪國真有過短暫的交往,他認為,汪國真為人“非常謙和,有君子之風。”

              評其詩:他的詩就像山間的溪水一樣清澈

              “他的詩就像山間的溪水一樣清澈,他的詩跟他的人一樣很純真,如今這樣‘詩’‘人’合一的人很少見了。”汪國真在各地擁有很多粉絲,大衛回憶,他與汪國真一起出差時,常常會碰到汪國真的粉絲,“那些粉絲都會朗誦他的詩,我親眼見過好幾次。”

              汪國真的詩“是那個時代的一個‘符號’”,大衛認為,汪國真的詩也許并非專業詩人眼中的“詩歌”,“詩歌貴在含蓄,耐咀嚼,耐回味,從這個角度來說,汪國真可能跟‘詩人’的標準還有一定的距離,但正是因為他的詩歌寫得明白簡單,又時常有些哲理的句子蹦出來,所以易于流行,能夠成為那個年代流傳很廣的詩歌。”而汪國真本人也曾在一次活動中分析過自己的詩歌能夠一直流行的原因,“通俗易懂,不寫花里胡哨的;容易引起共鳴;經得起品味。”

              詩人葉匡政認為,汪國真的詩作簡單明了,有很多類似“格言警句”的句子,其中包含很多對人生的感悟,對人起到了激勵的作用,“他的詩歌在當時影響了很多沒有形式詩歌閱讀習慣的普通民眾。汪國真的詩,與席慕容的詩,三毛的散文,以及瓊瑤的小說,它們代表了人們對那個年代大眾流行文化的記憶。”

              

             

              汪國真書畫作品 (資料來源于汪國真微博)

              贊其才:詩歌作曲書畫樣樣擅長

              汪國真,1956年6月22日生于北京,祖籍福建廈門,1982年畢業于暨南大學中文系。大衛和葉匡政在采訪中都介紹到,汪國真的一生是“詩意”的一生,他多才多藝,除了是一位詩人,還擅長書畫、作曲。

              作為詩人的汪國真,1985年起將業余時間集中于詩歌創作,期間一首打油詩《學校一天》刊登在《中國青年報》上。1990年開始,他擔任《遼寧青年》《中國青年》、《女友》的專欄撰稿人,掀起一股“汪國真熱”。其代表詩句有“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等。他的作品有:《熱愛生命》《如果生活不夠慷慨》《我微笑著走向生活》《倘若才華得不到承認》《假如你不夠快樂》《跨越自己》《擋不住的青春》《只要明天還在》《山高路遠》《旅程》《走向遠方》等。

              除了詩歌創作,書畫也是汪國真的一大特長。據媒體報道,他的一些書法作品被鐫刻在張家界、黃山、五臺山、九華山、桂林蘆笛巖等幾十處名勝風景區。2002年他入選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的《中國百年書畫走紅名家》;2003年他入選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的《書畫之魂——中國當代書畫名家大觀》;2005年,他入選國際文化出版公司出版的《中國當代水墨藝術年鑒》;2006年4月,他入選在北京民族文化宮舉辦的“中國書畫名家邀請展”;2007年他入選中國國畫家協會理事;2011年開始,他的字畫陸續在保利、嘉德、瀚海等頂級拍賣公司拍賣。

              近年來,汪國真開始音樂的研究和創作。2003年11月中國音樂家音像出版社出版了他作曲的首張音樂(舞曲)專輯《聽悟汪國真——幸福的名字叫永遠》; 2003年12月至2004年1月間,他應邀連續四期擔任中央電視臺《音樂擂臺》歌手比賽評委;2004年民族出版社出版了由他作曲的《小學生必修80首古詩詞曲譜》一書;2008年他完成了為400首古詩詞譜曲的工作;2009年6月應邀擔任上海大學生音樂節評委會主席;2009年12月在北京音樂廳舉辦《唱響古詩詞·汪國真作品音樂會》;2010年9月中國國際廣播音像出版社出版發行《汪國真音樂作品歌遍中國系列》第一輯(涉縣美)。2013年中國國際廣播音像出版社出版發行《唱著歌兒學古詩·汪國真古詩詞歌曲》(80首)唱片專輯;2013年他作曲的《曉出凈慈寺送林子方》入選中國音樂學院的教材《中國古典詩詞歌曲教程》一書。

              “汪國真熱”:那些年我們追過的詩

              《山高路遠》

              呼喊是爆發的沉默

              沉默是無聲的召喚

              不論激越

              還是寧靜

              我祈求

              只要不是平淡

              如果遠方呼喚我

              我就走向遠方

              如果大山召喚我

              我就走向大山

              雙腳磨破

              干脆再讓夕陽涂抹小路

              雙手劃爛

              索性就讓荊棘變成杜鵑

              沒有比腳更長的路

              沒有比人更高的山

              《熱愛生命》

              我不去想是否能夠成功

              既然選擇了遠方

              便只顧風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贏得愛情

              既然鐘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誠

              我不去想身后會不會襲來寒風冷雨

              既然目標是地平線

              留給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來是平坦還是泥濘

              只要熱愛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風不能,雨也不能》

              風不能使我惆悵

              雨不能使我憂傷

              風和雨

              都不能使我的心

              變得不明朗

              坎坷

              是一雙耐穿的鞋

              艱險

              是一枚閃亮的紀念章

              我是一片葉

              ——筋脈是森林

              我是一滴水

              ——魂魄是海洋

            更多

            擴展閱讀

            我來說兩句()
              用戶名:
              [Ctrl+Enter]
            爭先創優活動
            拉菲娱乐